意大利葡萄酒官方中文平台
L'unico portale cinese specializzato sul vino Italiano
您的当前位置:long88 > 新闻报道 > 人物 >

人物(Personaggi)

巴罗洛的最高境界只有混酿才能达到 向Beppe Rinaldi致敬

Barolo传统派旗手Beppe Rinaldi辞世

2018-09-21 10:28:36作者:Rebecca Wang来源:意酒网
摘要: 巴罗洛传统派旗帜性人物Giuseppe Beppe Rinaldi于9月2日因病逝世,享年70岁。本文通过介绍Beppe一生的几次引起诸多争议的决定,展现他对风土的守护、对传统的尊重与践行。
ABSTRACT: Giuseppe Beppe Rinaldi left this world on Sept.2nd, leaving valuable legends of traditional styled Rinaldi Barolo , as well as his extreme seeking and caring for terror. This article introduces his several decisions, which caused loud controversies, through which readers could understand his philosophy behind.

       9月2日,意大利巴罗洛产区知名的传统风格酒庄Giuseppe Rinaldi庄主Giuseppe Rinaldi 先生(人称Beppe)因病逝世,享年70岁。

       Beppe Rinaldi,与Bartolo Mascarello 和Teobaldo Cappellano一起,都被视作是Barolo产区传统派的旗帜性人物。他们坚守传统的Barolo酿造理念,不为迎合市场趋势而动摇。

        Beppe Rinaldi生前敢说敢做、特立独行,被同行赠以外号“Citrico(尖酸的)”。Beppe Rinaldi的一生,做出了许多在旁人看来“不合时宜”的决定。与其说他是传统派,不如说他是意大利葡萄酒理念中,坚守风土和传统的精神缩影。

\

 

25年前,与“单一园”Barolo分道扬镳

       1992年,Beppe Rinaldi从已故的父亲Battista Rinaldi手中接管家族酒庄。一年后,他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停止酿造由父亲一手打造的知名单一园巴罗洛Barolo葡萄酒“Rinaldi Barolo Brunate”和“Rinaldi Barolo Brunate Riserva”,而只生产由不同葡萄园生长的内比奥罗Nebbiolo葡萄混酿的Barolo:Rinaldi Barolo Brunate – Le Coste 和Rinaldi Barolo Cannubi San Lorenzo – Ravera。“Barolo的最高境界只有通过混酿才能达到。”Beppe Rinaldi坚信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回复到传统。(注:BrunateBarolo DOCG产区内La Morra镇的特级园,Le CosteCannubi San LorenzoBarolo镇的特级园,RaveraNovello镇的特级园。)

\

        这一做法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争论,被认为是逆势之举。彼时,Barolo产区要求划分、确立特级园(意大利文称作“MGA,Menzioni Geografiche Aggiuntive”)的呼声正盛。更何况,在Beppe的父亲、也是一位十分严肃的酿酒师Battista Rinaldi的倾力打造下,Rinaldi Barolo Brunate已经取得了相当高的认可,Rinaldi Barolo Brunate Riserva(存酿)更是需要在木桶里陈酿10年方可问世,被视作当时品质最好的Barolo之一。

       Brunate是Barolo产区La Morra镇的知名特级园。La Morra以白色泥灰岩为主要土壤构成,出产的Barolo葡萄酒相较其他10个镇来说更轻盈,优雅,果香、花香更浓郁。如果说Barolo是一个深不可测、具有千面魅力的产区,那么La Morra,Brunate应是Barolo较为阴柔的那一个侧面。

\

La Morra

      Beppe Rinaldi说:“我喜欢Nebbiolo的单宁,不喜欢木桶的单宁。我不想要令人愉悦的Barolo,我想要的是能引人思辨的Barolo。在这样的Barolo酒里,我能感受到蒙恩。” 他还曾对意大利酒评人Antonio Galloni 说:“我讨厌果调(I hate fruit)。”而在那个时代,人们普遍喜欢的是用法国新橡木桶来陈酿的barolo,在葡萄酒尚且年轻时就能带给饮者愉悦。

       2001年,Beppe Rinaldi与波兰葡萄酒记者Nerval有过一次开诚布公的深谈。他说:“要说我反对单一园Cru是不对的。我只是反对那些围绕着Cru的幻想,是现代派们引用了容易造成误导的Cru概念。矛盾的是,当现代派们假装在关注着单一园各自的特征时,他们其实正在让所有的单一园变得越来越相似,朗格葡萄园里的Nebbiolo变得彼此雷同。我们应当培育差异,因为差异总是存在于两座小山丘之间,这就是La Morra 与Castiglione Falletto的区别。这可能只是香气、酒体结构之间十分微小的差异,但是因为它们所蕴含的价值,应该受到尊重。原创性、个体性是所有事物的发展动力。”

       对于自己被划归为“Barolo的传统派”,Beppe Rinaldi并不那么开心:“我肯定不是一个现代派,但是被划分流派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让人气恼。传统派、现代派这两个阵营的不同只在于各自对于Barolo风土的传递、表达方式不同,却在媒体的过多介入下却变成了文化、审美和政治立场的不同,对此我觉得痛心。每个人都应该有勇气捍卫自己的尊严。最重要的是:不要盲从国外的某种时髦的酿酒趋势,不要被他人左右。”

\

       近20年以来,人们对于传统风格的Barolo葡萄酒有了更深刻、更客观的了解。Bartolo Mascarello, Teobaldo Cappellano, Giacomo Conterno和Giuseppe “Beppe” Rinaldi是镌刻在全球Barolo葡萄酒收藏家们脑海中的名字。这些恪守传统理念的Barolo在葡萄酒收藏界价格不菲,存量稀少。虽然经历了世事沉浮,Giuseppe Rinaldi 依然没有改变。

      做出改变的,是Barolo产区的法规。自2010年起,Barolo产区协会对于Barolo的酒标做出新规定:Barolo葡萄酒和Barolo Riserva葡萄酒可以在酒标上标注一个MGA特级园的名字(也可以不标准特级园。但如果标注,只能标注一个特级园)。同时,就算是标注了某个特级园,法规仍然允许酿造者使用15%的来自其他葡萄园的Nebbiolo葡萄进行混酿。

       换句话说,在新的法规下,Rinaldi Barolo Brunate – Le Coste只能标注为Rinaldi Barolo Brunate,同时可以加入15%的来自Le Coste的nebbiolo葡萄。虽然在过去,Beppe在这款酒里使用的是40%来自Le Coste的nebbiolo葡萄,但遵照新法规的Rinaldi Barolo Brunate依然是顶级Barolo之一。

\

 

反对扩大Barolo产区种植面积 维护稀缺性

       2017年末,Barolo产区协会向皮埃蒙特大区政府提交申请,希望能在产区已有2112公顷葡萄园的基础上,增加(或者重新规划出)30公顷的土地,以种植酿造巴罗洛(Barolo)葡萄酒的内比奥罗(Nebbiolo)葡萄。这比皮埃蒙特大区政府曾经许可增加的种植面积要多10公顷。

      Beppe Rinaldi立即对这一提议进行旗帜鲜明的反对。为此,他毅然决然的辞掉了产区协会顾问职务,并与自己的女儿一道退出了协会。今年1月,他还主动联络数家意大利葡萄酒媒体,阐述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Beppe Rinaldi 向媒体说道:“朗格Langhe地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虽然在过去30年间这片土地遭受到了来自人为的暴力种植与伤害,朗格依然当之无愧是欧洲最美丽的葡萄酒产区之一。朗格是由许多个微小的地区组成的,多样的海拔和不同的土壤构成,给我们的葡萄酒带来极为丰富的多样性,即便相距只有一百米,也是完全不同的风土。产区协会要求增加Nebbiolo的种植面积,就必定要拔掉巴贝拉Barbera和多姿桃Dolcetto葡萄,拔掉橡树,长期下去我们的风土会变得十分单一、疲惫。”

\

        然而,如今的Barolo产区已经是“寸土寸金”。2017年,Barolo产区每公顷葡萄园平均价格达到2.5千万欧元。在产区内种植更多的Nebbiolo,由土地所带来的产值将会翻倍。“这种观点非常短视,完全没有想过15、20年之后会怎样。” Beppe Rinaldi 说,“对Barolo这种高贵的葡萄酒来说,数量的稀缺性十分重要。” 60年代,Barolo产区年产量只有6百万瓶Barolo,2017年产量约为1.3千万瓶。如果再增加30%的Nebbilo种植面积,Barolo的年产量预计可以达到1.8千万瓶。

       “巴罗洛葡萄酒应当成为意大利葡萄酒中守护风土特征的价值的典范,这方面成功的先例包括布鲁耐罗Brunello和基安蒂葡萄酒Chianti。”Beppe认为,“有的时候,葡萄品种的质量等级是不可改变的,Dolcetto永远无法成为内比奥罗Nebbiolo。但是我们必须尊重所有葡萄酒的特点和它所展现的风土价值。”(2017年8月Beppe Rinaldi接受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采访)

\

 

       出于对自然风土的尊重、守护,Beppe Rinaldi还参与创办了Vini Veri 自然酒协会,并在其有生之年大力推动酒庄风土旅游的发展。

         “葡萄酒要折射出产区独特的、与众不同的特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守护风土,而不是去征服它。”Beppe Giuseppe Rinaldi的一生,始终在践行这一句话。今后,他的女儿Marta和Carlotta,将承袭他的衣钵。

\

相关热词搜索:Giuseppe Beppe Rinaldi Barolo MGA Brunate La Morra Le Coste Cannubi Ravera